丹橘

發布時間:2018-12-03 13:58來源: 建水縣紀委監委 閱讀次數:

  臘月的一天,走在小區里馬賽克地磚鋪就的小路上,目光偶然落在路兩邊,小葉榕、萬年青等植物的根部都被翻挖過,重新培土。大大小小的土塊圍住樹蔸,顯出人們對植物關愛的痕跡。不由的,我想起少年時代跟爸爸、哥哥一起在橘園鉆進鉆出忙碌的情景。

  從前,家門口的菜園里栽了一百二十多棵橘樹。一年到頭,它們綠森森的,寂靜無聲。只在開花結果摘橘子的季節,果園才是一片熱熱鬧鬧、充滿生氣的景象。到了冬天,我和哥哥貓腰在橘樹下埋肥。一人拿鍬在橘樹下挖出一條一兩尺長、半環形的溝,一人填進肥料,再鏟土蓋上。埋完肥料,我們還遵照爸爸的指派,各自拿著小刀、平口螺絲刀,蹲在樹下,從像腫瘤的樹蔸開始,用刀刮除樹皮表層——按爸爸的說法,這讓橘樹更好地吸收土里的養分。如果發現蟲洞,就用螺絲刀鉆進去,剔出像竹蟲的白蟲子。大點的橘樹,樹蔸會有五六條蟲子,它們已經蛀空整個樹蔸,等到開春,這棵橘樹就離死不遠了。

  說起橘樹來,我們村幾乎家家戶戶都有,大概也是響應鄉政府的號召吧。等到橘樹種起來,三年才掛果,即便掛果,橘子也不值錢。一些人家砍去多數,只留幾棵樹,來解決自家孩子饞嘴的問題。也有人家舍不得砍,便留下全部橘樹,秋天全家人手拿枝剪摘橘子。一筐筐橘子擺在家里,十天半月便開始腐爛。后來,爸爸想出辦法,把橘子放進谷倉,和谷子一起存放,果然,腐壞的橘子就少了,但是從谷堆里拿出來的橘子表面干枯、毫無光澤,一副灰頭土臉的尊容。

  收獲橘子的日子,販子來村里收橘子,兩毛錢一斤,滿園的樹結出的橘子加起來也賣不了幾個錢。爸爸堅決不同意賣給販子,說留著臘月里賣。到了臘月,他去忙自己的副業,賣橘子的任務自然落在媽媽肩上。媽媽拉著板車,車上兩蘿筐橘子,加上一兩菜籃柚子,一桿秤。她身后還有個跟班,就是我。我的用處在于,如果遇到上坡路,幫忙從后面推車。還有個用場,在一群人擠過來挑挑選選的時候,我得盯住買客,防備人家亂吃亂拿。有時候,我很不好意思跟媽媽出去賣橘子,一則因為擔心遇到同學,不好意思說話,覺得很沒面子,二則其他孩子自由自在地玩樂,十幾歲的我卻跟在媽媽后面,像沒長大一樣。

  過了幾年,橘樹樹齡老化,后來的橘子甜味大減,石門的橘子、四川的櫳柑、外地的冰糖橙對本地的橘子沖擊很大。連本地人都更喜歡吃冰糖橙,我家橘子的味道自然趕不上外來的新品種。爸爸也砍掉一些橘樹,不再保留橘園原來的規模,還在剩下的幾株橘樹上嫁接了梭柑、臍橙等一些新品種。屋前屋后,籠共剩下二十余棵橘樹,足夠自家人嘗個味道。

  一天午后,也是臘月里,跟媽媽去地里干活,這塊地是奶奶的老屋臺子,老屋拆除后,這里改成耕地,原來菜園里的幾棵橘樹還保留不動。我從密密匝匝的枝葉里發現了一個橘子,走近細看,這個橘子拳頭大小,扁圓的外形像南瓜,黃里透紅,色澤不同于秋天收獲儲存到冬天的橘子。媽媽伸手一把摘下,遞給我。我剝開幾瓣,喂進她嘴里,自己也忙不贏地往嘴里塞了兩瓣。她輕聲說了兩個字“好甜!”果然,我的嘴里一股又冷又甜的味道。“凡是打過霜雪了的東西,才有味道。”媽媽又補充了一句。我很驚奇的是,經過了幾場霜降幾場雪,這個橘子居然還能穩穩妥妥地掛在樹上,沒有掉落,好像是等我去摘它,嘗嘗它在冰雪之后的味道。更奇異的是,我至今還記得這個橘子長在樹上的樣子,也記得它在舌頭上迸裂的那蓬清冽甘甜。

  十七歲的時候,買了一本《今評新注唐詩三百首》,開篇便是張九齡《感遇》,第二首說:“江南有丹橘,經冬猶綠林。”這兩首詩讀過多次,甚至背誦下來,始終不得領會詩人的用心,等到逐漸悟出“經冬”的深意,而這橘樹已不僅僅是家門口的那些果樹了。(吳明)

丹橘

發布時間:2018-12-03 13:58

  臘月的一天,走在小區里馬賽克地磚鋪就的小路上,目光偶然落在路兩邊,小葉榕、萬年青等植物的根部都被翻挖過,重新培土。大大小小的土塊圍住樹蔸,顯出人們對植物關愛的痕跡。不由的,我想起少年時代跟爸爸、哥哥一起在橘園鉆進鉆出忙碌的情景。

  從前,家門口的菜園里栽了一百二十多棵橘樹。一年到頭,它們綠森森的,寂靜無聲。只在開花結果摘橘子的季節,果園才是一片熱熱鬧鬧、充滿生氣的景象。到了冬天,我和哥哥貓腰在橘樹下埋肥。一人拿鍬在橘樹下挖出一條一兩尺長、半環形的溝,一人填進肥料,再鏟土蓋上。埋完肥料,我們還遵照爸爸的指派,各自拿著小刀、平口螺絲刀,蹲在樹下,從像腫瘤的樹蔸開始,用刀刮除樹皮表層——按爸爸的說法,這讓橘樹更好地吸收土里的養分。如果發現蟲洞,就用螺絲刀鉆進去,剔出像竹蟲的白蟲子。大點的橘樹,樹蔸會有五六條蟲子,它們已經蛀空整個樹蔸,等到開春,這棵橘樹就離死不遠了。

  說起橘樹來,我們村幾乎家家戶戶都有,大概也是響應鄉政府的號召吧。等到橘樹種起來,三年才掛果,即便掛果,橘子也不值錢。一些人家砍去多數,只留幾棵樹,來解決自家孩子饞嘴的問題。也有人家舍不得砍,便留下全部橘樹,秋天全家人手拿枝剪摘橘子。一筐筐橘子擺在家里,十天半月便開始腐爛。后來,爸爸想出辦法,把橘子放進谷倉,和谷子一起存放,果然,腐壞的橘子就少了,但是從谷堆里拿出來的橘子表面干枯、毫無光澤,一副灰頭土臉的尊容。

  收獲橘子的日子,販子來村里收橘子,兩毛錢一斤,滿園的樹結出的橘子加起來也賣不了幾個錢。爸爸堅決不同意賣給販子,說留著臘月里賣。到了臘月,他去忙自己的副業,賣橘子的任務自然落在媽媽肩上。媽媽拉著板車,車上兩蘿筐橘子,加上一兩菜籃柚子,一桿秤。她身后還有個跟班,就是我。我的用處在于,如果遇到上坡路,幫忙從后面推車。還有個用場,在一群人擠過來挑挑選選的時候,我得盯住買客,防備人家亂吃亂拿。有時候,我很不好意思跟媽媽出去賣橘子,一則因為擔心遇到同學,不好意思說話,覺得很沒面子,二則其他孩子自由自在地玩樂,十幾歲的我卻跟在媽媽后面,像沒長大一樣。

  過了幾年,橘樹樹齡老化,后來的橘子甜味大減,石門的橘子、四川的櫳柑、外地的冰糖橙對本地的橘子沖擊很大。連本地人都更喜歡吃冰糖橙,我家橘子的味道自然趕不上外來的新品種。爸爸也砍掉一些橘樹,不再保留橘園原來的規模,還在剩下的幾株橘樹上嫁接了梭柑、臍橙等一些新品種。屋前屋后,籠共剩下二十余棵橘樹,足夠自家人嘗個味道。

  一天午后,也是臘月里,跟媽媽去地里干活,這塊地是奶奶的老屋臺子,老屋拆除后,這里改成耕地,原來菜園里的幾棵橘樹還保留不動。我從密密匝匝的枝葉里發現了一個橘子,走近細看,這個橘子拳頭大小,扁圓的外形像南瓜,黃里透紅,色澤不同于秋天收獲儲存到冬天的橘子。媽媽伸手一把摘下,遞給我。我剝開幾瓣,喂進她嘴里,自己也忙不贏地往嘴里塞了兩瓣。她輕聲說了兩個字“好甜!”果然,我的嘴里一股又冷又甜的味道。“凡是打過霜雪了的東西,才有味道。”媽媽又補充了一句。我很驚奇的是,經過了幾場霜降幾場雪,這個橘子居然還能穩穩妥妥地掛在樹上,沒有掉落,好像是等我去摘它,嘗嘗它在冰雪之后的味道。更奇異的是,我至今還記得這個橘子長在樹上的樣子,也記得它在舌頭上迸裂的那蓬清冽甘甜。

  十七歲的時候,買了一本《今評新注唐詩三百首》,開篇便是張九齡《感遇》,第二首說:“江南有丹橘,經冬猶綠林。”這兩首詩讀過多次,甚至背誦下來,始終不得領會詩人的用心,等到逐漸悟出“經冬”的深意,而這橘樹已不僅僅是家門口的那些果樹了。(吳明)

福建体彩31选7